有态度的娱乐门户网站!
当前位置:趣明星> 星闻韩国>  正文

韩国综艺节目实地调查——合作篇

2015-06-26 19:18:30  |  来源:趣明星  |  编辑:趣明星  |  我要分享:
偶像剧:中韩综艺荧屏热恋 韩国模式几近卖光在SBS大楼的会客间,《丛林的法则》的制作人郑舜泳见到我们后,便随口问道:“你们这次是和安徽卫视、湖南卫视一块儿来的吗?”无意间透露这两家卫视也在韩国的信息——安徽卫视刚购买了《丛林的法则》的版权,而湖南卫视?貌似又是一次尚未曝光的洽谈...

韩国综艺节目实地调查——合作篇

偶像剧:中韩综艺荧屏热恋 韩国模式几近卖光

在SBS大楼的会客间,《丛林的法则》的制作人郑舜泳见到我们后,便随口问道:“你们这次是和安徽卫视、湖南卫视一块儿来的吗?”无意间透露这两家卫视也在韩国的信息——安徽卫视刚购买了《丛林的法则》的版权,而湖南卫视?貌似又是一次尚未曝光的洽谈。

这两年,国内综艺人的心中普遍有个认知:“拥有韩国版权不一定赢,但至少不会输。”在这种想法的牵引下,只要稍有野心的中国电视台和制作公司,都忍不住前往首尔寻觅“良缘”。

韩综主流模式已被买光 连央视都去“扫货”了

进入4月,国内的电视屏幕几乎被“韩式”综艺承包了:第二季《奔跑吧兄弟》正与《真正男子汉》抢跑道;《花样姐姐》还要与“复刻版”的《花儿与少年》隔空对决。这还不是高潮!2个月前,央视旗下公司“央视创造”携手韩国MBC电视台、灿星制作宣布将在四季度推出中国原创升级版《无限挑战》。是的,你没看错,连高大上的央视也都去思密达扫货了!

韩国综艺节目实地调查——合作篇

目前,已经确认为韩国模式引进的中国综艺节目共有21档(联合研发及无版权复刻类节目不在表内)

早前,腾讯娱乐做过统计,在不算“山寨节目”(无模式引进)的情况下,2013年到现在,已经确认正式引进模式和将要引进模式的“韩式”综艺共有21档,此外,打着“中韩联合研发”的节目至少在8档以上。在这些节目中,单期节目收视过1%的有11档,平均收视过1%的有9档。

如火如荼的“中韩跨国恋”正在上演,它们的结合像偶像剧般轰轰烈烈。但凡牵手成功定要向外人秀上几轮恩爱——高收视、高话题、高收益。仅仅3年多的时间,韩国荧屏上出现的主流综艺模式,几乎被中国团队买光。据艺恩咨询的研究报告显示,已经有72.45%的韩国热播综艺节目被引进到中国,而剩下不到30%的节目中,诸如去农村做饭的《三时三餐》、现场推理断案的《犯罪现场》等节目,也早已被中国“姑爷们”看中,其“单身”的状态也维持不了太久。如果将来有韩国网友高呼“中国的综艺都是韩国发明的”,我们还真是无言以对呢。

费用疯涨:从一万一集卖授权 到千万一季包服务

韩国综艺节目实地调查——合作篇

《妈妈咪呀》最早的模式费用仅每期1万

如此狼多肉少的情况下,韩综模式的版权费不涨才是怪事。灿星传媒制作研发总监徐帆对此颇感无奈,他提醒国内电视人“需要稍微有智慧些,不能自己哄抬物价”。

时间回溯到2012年,上海SMG算是国内较早一波接触韩国综艺版权的电视台。彼时,在其地面频道“新娱乐”播出的《妈妈咪呀!》模式购买费仅为每期1万人民币;即便是2013年芒果台大热的《我是歌手》,业内普遍认为其版权费是每期5-6万元。

而到了2014年,韩综的版权支付方式有了质的飞跃。据圈内人士介绍,随着两国节目合作的深入,韩国电视台在收取模式授权费的同时还会增收节目制作费用。目前,“模式费+制作费”的打包价格几乎都在千万以上,并且仍在继续飙升。而一些韩国制作公司虽无模式可卖,却因电视台人力紧张而获得机会,直接从中方团队“承揽”制作业务。以去年底播出的一档明星跨界体验真人秀为例,韩国团队主要负责制作部分,第一季共收取了约3000万元制作费用,但是在谈第二季合作时,对方直接开价6000万元。

韩国知名PD“远嫁”中国 娘家人忧心忡忡

韩国综艺节目实地调查——合作篇

韩国《我是歌手》导演金英熙将来中国发展

国人的财大气粗,终究打动了韩国综艺的首脑——PD们(制作人兼导演)。在我们此次探访前,韩版《我是歌手》的总导演金英熙已经宣布离职,他在公开信里的措辞十分微妙:“为了中韩两国的电视事业持续发展,打造双赢局面,”辞去MBC的职务,前往中国发展。金英熙究竟去了哪儿,无论是在韩国本土还是中国业内,大家都默契地闭口不谈,金舜泳甚至笑着说:“我就算知道,也不能告诉你,还是等他自己公布吧。”

短期内频繁的跳槽事件,让韩国电视台十分不安。因此,记者想要采访制作人,必须通过电视台公关部联系,就算手里有制作人的联系方式,也会被直接拒绝。“主要是担心自己私下跟中国电视台和媒体接触,会让人误以为要跳槽。”某业内人士向记者解释说。

家庭剧:合作期扯皮的事不少 骗子忽悠都来了

中国团队不惜血本,买来了韩国版权;韩国团队则带着创意和技术当“嫁妆”来到中国,这看似互惠互利的小俩口婚后生活到底什么样?人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,幸福快乐的生活也不是天天都有。家庭剧里的争执、矛盾、又爱又恨才是合作的真意。两国团队诉求不一,再加上性格不同,本应该幸福美满的中韩合作,也有着不为人知的磕磕碰碰。

中方吐槽:韩国人没有制作宝典 脾气还特别硬

早前制作欧美节目模式时,中方团队都会提前膜拜对方的Bible(制作宝典)。然而韩国团队更擅长的是贴身指导,几乎每个岗位都派来一名韩方工作人员言传身教。没有宝典在手的日子,让中方的小伙伴一时间有点难以适应。

韩国综艺节目实地调查——合作篇

如今,韩国人十分注重Bible制作

乐正传媒研发总监彭侃回忆,当时公司决定引进韩版《K-pop Star》做《中国星力量》时,大家都没有在意这个问题,等项目敲定进入筹备期后才发现对方没有宝典,所以每个环节都需要和韩方工作人员开会沟通。由于语言的障碍,两方又很难完全讲清楚自己的想法,矛盾时有发生。为了方便后期的工作,“我们只能请韩方派来专门的工作人员,结合中方的经验以及对节目的分析,赶制了一份400多页的节目模式宝典。”和中方团队的合作,让韩国综艺人意识到制作宝典的重要性,模式的总结与归纳,有助于韩综节目迅速走向更多国家。

这次走访,我们最大的感受是韩国综艺人的严谨。然而,有时候他们严谨过了头,也着实让中国团队有点吃不消。曾经同韩国团队合作了《中国爸爸》节目的中方总导演刘俊毅就指出,韩国人是非常专业,但是缺点也很明显——他们严格遵守节目流程设计,每一集设计基本一样,有时候还会去硬套,不太懂得变通。

《中国爸爸》是以留守儿童海外寻亲为主题的素人户外真人秀,但韩方工作人员却把他们做明星真人秀的一套拿过来移植,“比如韩方的采访内容是固定的,他们问完设定的问题就算完事。由于节目中的主角是素人,不可能有明星那么好的表现力,这时候我们想继续拍摄,但是韩方会喊关机。”

“我比你资深,你就要听我的。”作为韩国人,杨熏植也解释过他们对资历和年龄的重视,哪怕我只比你大一天,我也是前辈。韩国这种根深蒂固的人际关系让中方团队也屡屡受挫。与韩国人交道打得多了,《一路上有你》制片人马雪也为同行们支了招,她手下的韩国编剧团队虽然有个微信群,她需要修改方案时,却绝不会在大群里喊,“都会在私下里单独说,因为群里不光有资深作家,还有助理作家,一定是要尊重他的级别,而且绝对不能命令他。”

韩方吐槽:中方团队开会爱玩手机 8点开工不是8点到

在韩国,你或许会看到这样的场景:户外真人秀的摄像们,在一片空地上演练,如何补位、打配合,就怕正式录制时,没有拍到有效素材或是误入其他队友的镜头——由于竞争激烈,他们往往特别较真。

韩国综艺节目实地调查——合作篇

中方人员在会上玩手机,让韩国团队感到恼火

但在中国呢,“你开会时候会玩儿手机吗?”估计80%的人回答是肯定的,韩国团队对此便大感不可思议。一位韩国PD向记者吐槽,“我们在和中国团队开会时,我们一直说说说,但是他们就低头一直玩手机。”而到了实际拍摄的时候,中国团队反而拿着台本跑过来不停发问:“这里要怎么做,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
“我们说咱们第二天早上8点开工吧,是指8点的时候已经架设好一切设备,准备就绪直接开拍。而中国人的观念是8点开工,8点人到了就不错了。”说起这些事,韩国PD气不打一处来。

哪儿都有骗子:参与一期制作就敢出来吆喝 编剧写一半能被踢出局

韩国的制作人在接受我们采访时,也常常会问起中国的行情,颇有些心向往之。已经前往中国发展的自由制作人杨熏植直言:“很多年轻的电视人都有去中国发展的打算,因为他们在韩国要论资排辈,熬出头要等很久,去中国钱又多又不用看人眼色”。

来的韩国制作团队多了,资质自然也参差不齐,中方的团队往往很难在短时间内判断其优劣。他们身上携带的履历大都非常惊人:曾制作过《丛林的法则》、《两天一夜》、《Running Man》等节目。而马雪却揭穿了残酷的真相:很多人只是参与了某一期节目的制作,就敢出来吆喝,觉得中国人不可能追究那么细。“由于制作水平不到位,还出现过被退货的情况。”

韩国的小伙伴们也友情提醒,凡是会成立制作公司来中国承揽综艺项目的,特别出色的团队和导演少之又少。因为在韩国,“制播分离”的形态并不流行,哪怕外包给了制作公司,电视台也会委派一位PD去做监制,节目核心只掌握在电视台手里。

韩国综艺节目实地调查——合作篇

合作过程中,双方人员鱼龙混杂、真假难辨

当然,韩国团队被中方忽悠的例子也不少。马雪就说起了业内的段子:有个韩国的编剧,被一家中方制作公司忽悠来,对方宣称“会有最大的平台、最好的团队”。但编剧工作到一半,才忽然发现压根没有电视台买这个创意,所谓团队也只是空头支票。眼见做成节目遥遥无期,制作公司突然和他解约了。

解约之后,节目彻底黄了的还算万幸,有的编剧还眼看着相似节目出炉,却完全没有自己的署名。又或者,节目初步完成后,编剧发现跟自己想得完全不同,因为怕丢脸,坚决要求“不要给我署名”。

商战剧:双方合作各取所需 我学艺你赚钱

3年来,看上去一直在“热恋”的中韩综艺圈,其实也有家庭纷争,即便如此,双方却依然没有“离婚”的打算,为什么?俗语云,天下熙熙皆为利来。既然“中国的现在,就是10年前的韩国”,那么中国团队显然急需“偷师”韩国综艺的长处,尽量缩短签进的时间。

而韩国团队,他们无疑需要资金。江湖传言,SBS仅因为《跑男》一项,就还清了300亿韩元(约1.7亿人民币)的债务。问起SBS制作本部次长、《Running Man》的制作人金容载,虽然他以“商业秘密,不方便透露”为由拒绝,但听到这个问题时,他还是露出了一丝晦涩不明的笑容。

在双方各取所需的过程中,也难免会有角力,于是,一场商战大戏正在上演。

中方偷师韩综操作秘籍:分工明确、配合默契

韩国综艺强在哪儿?这个问题令很多中国制作人困扰。《跑男》的总统筹周冬梅在于韩国团队合作的时候,发现了其中的奥妙。自上而下分工明确、自下而上爱岗敬业。

在中国,管理一支节目团队是非常累人的。但周冬梅却亲眼见到《Running Man》的PD曹孝镇在现场悠闲地喝咖啡。只因为“他下面有分工明确的ABCD导演,有什么事情只要对应问责,根本不用处处费心。”开策划会也是这样,中方是一群人头脑风暴,每个人都疲惫不堪。韩方就是3、5个人,每个人从自己的领域里贡献寥寥几句,根本的问题就能得到解决。

韩国综艺节目实地调查——合作篇

韩国团队分工明确,权烈专门负责拍baby

分工细致的背后,还有每一位专业的工作人员。金容载曾说:“照明和后期特效是中国相对的弱项。”而韩综粉们早早总结:“《跑男》摄像们的出镜率太高,常常穿帮。”而后期和摄像的突出表现,恰恰是韩国综艺的精神所在——敬业,默契。

“韩国导演可以在后期机房呆两天两夜不出来,拍摄时摄像可以不吃饭。”《叮咯咙咚呛》出品人邹琳提起韩国团队时,忍不住用了“走心”一词。“哪怕只是一个道具导演,也会具备极高的色彩触感,能快速搭配和调集不同资源,这在中国是不容易的。”而后期团队也可以为了一个小细节反复琢磨,“在一般人看来这是非常boring(无聊)的工作,但是韩国后期导演却毫无怨言。”

韩国的摄像们,更是出了名的搏命。在韩国,户外综艺的素材量是播出时间的50倍以上,往往一个嘉宾就可能有3-4个跟拍摄像,拍跑动过程的,捕捉表情的,拍终点瞬间的,分工配合非常流畅。

现场机位一多,如何避免穿帮就是个大学问。韩国的摄像团队就仿佛是一个足球队,走位、补位、穿插、避让……都是专业技术。摄像“围堵”嘉宾时,一定是呈扇形分布在嘉宾对面,“而中国摄像,这里一个,那里一个,有时候就会出现摄像入镜的穿帮镜头。”曾经参与制作《明星家族的两天一夜》《非常完美》等节目制作的韩国PD陈文华向我们补充道。

一些韩国团队,甚至连拍摄设备,都要从韩国运送过来。因为他们相信:设备就像摄影师身体的一部分,设备和摄影师之间也是有默契的。

韩国电视台参与广告分成 低于1.2亿合作免谈

中方既然要偷师韩国的制作技术,总要付出代价,“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”这句话,恰恰应在了中韩综艺合作的这部商战剧里。

《跑男》的成功,便让韩国SBS电视台尝到了甜头。彭侃告诉我们,《跑男》第一季除了模式授权费和制作服务费4500万外,“SBS对网络版权、电影、游戏等衍生开发进行收益分成,这才是收入的大头。”

韩国综艺节目实地调查——合作篇

《跑男》电影大卖,SBS也要分得一杯羹

正因为有了这个的成功案例,现在SBS剩余王牌节目对中韩合作项目的最低标准是:包括收益分成在内,“1.2亿元(人民币)以下,免谈。”与其说韩国人对模式价格有过高的期待,不如说他们对中方获得的收益更感兴趣。韩国团队的想法是:我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来跟你谈判,这是我最好的项目之一,1.2亿并不高,《跑男》已经可以证明我节目的回报率。

我们买下一档“韩式”综艺,韩方开价最低1.2亿是什么概念?即“模式费+制作费+广告/衍生分成≥1.2亿”。其中广告分成的收益,会随着节目的热播水涨船高。然而,中国电视台盛行“大制作,高收益”的宣传策略反而成了韩方开价的筹码。国内综艺节目为了宣传往往夸大它的实际广告收益,这也给韩方团队造成了虚高的错觉。其实电视台并没有收到那么多广告费,却要以这个数字来跟韩国人分成。这也让很多电视台不能接受。

励志剧:不要迷信韩国 10年前他们也在模仿

自由制作人杨熏植对国人热捧韩国模式有些费解,他问我们为什么要买版权?原来,韩国综艺在10年前也很弱,几乎没有自己的想法,很长一段时间内,都在学习日本的综艺。

只是,韩国人从没买过模式,“总要本土化,其实可以直接去做,因为综艺节目都太像了。”在杨熏植和其他很多韩国制作人眼中,中国有比韩国更肥沃的综艺土壤:观众多、地方大、经费足。好在,一大波中国综艺人也这么想:“中国不可能永远购买版权,这5年,综艺进步是非常惊人的。”徐帆这样说过。

如此听来,未来的中国综艺,莫非是一出励志剧要慢慢出炉?

从欧美到韩国 模仿时代即将过去

10年前,因为收不到日本的电视频道,就有韩国的PD和作家定期跑去日本“学习观摩”他们的综艺节目,虽然没有买版权,但山寨也是常有的。

与之对照,中国的综艺之路也是从模仿开始的。谁能说2004年的《超级女声》与《美国偶像》没有远亲关系?而借鉴了很多日韩综艺节目环节的《快乐大本营》,屹立不倒10余年,在青年群体中博得深厚人气。

5年前,《中国达人秀》成为了欧美模式引进的开端标志,也真正建立起中国人的模式版权意识,《中国好声音》成功问鼎现象级综艺节目宝座让中国人对于“制作宝典”有了近乎疯狂的追求。

近两年,中国人的触角由从欧美兜转回到韩国。如果说欧美模式教会了中国人综艺节目嘉宾性格设置、节奏整体把控以及仪式感的话,那么韩国模式则在情境设置、关系表达以及拍摄手法和后期剪辑上给中国好好上了一课。

这股模式购买风潮在韩国某知名制作人看来不会太久;中国传媒大学凤凰学院吴文博博士更是直接指出,在韩国模式买无可买的情况下,两国势必走向联合开发的阶段。

中国很多资深的业内人士也表示,未来5年内,中国综艺圈还会继续与韩方“藕断丝连”,“因为中国电视台没有办法判断新节目是否能成功,他们不愿冒险。”马雪一针见血地说。

模式引进、联合制作 谁占主导?

韩国综艺节目实地调查——合作篇

《一路上有你》《叮咯咙咚呛》《星动亚洲》全走的是“中国创意+韩国制作”的路线

“我们没有售卖版权。”此去韩国,发现很多韩国制作人都非常排斥版权一说。与欧美名正言顺给宝典、买版权不同,韩国的综艺人觉得自己只是“输送了创意”,大家属于一块做件事。

于是,韩国综艺人没有做甩手掌柜,而是也参与到了制作过程中来。“最初,韩方制作公司也是以小团队的方式来参与中国电视节目的制作,后来发现有很多问题没法掌控,又不能忍受听之任之,因此开始在意起主动权来。”某业内人士表示。因此,一个“韩式”综艺节目的最初几期,大部分的工作人员都是韩国人。

但在马雪看来,“共同开发根本就不是很成立,目前来讲,从创意上讲,全新的节目几乎没有,还是以拿韩国模式来制作而已,在这个基础上改进不能叫共同开发。另外共同开发全责并不明确,关于谁主导会产生很多分歧。”

也有人认为全中国创意+韩国制作的节目涌现将是趋势,比如今年上半年推出的《一路上有你》和《叮咯咙咚呛》这两档节目,今年下半年即将推出的《星动亚洲》也是这个路数,将在中韩共同播出。结果如何,让我们拭目以待。

不迷信韩国模式 韩方也期待中方本土化

“很多韩国节目模式都似曾相识,都是一群明星去完成某一项任务或挑战。我们自己就能举一反三,没必要去迷信韩国节目。现在过分夸大了韩国节目模式的力量。”一向快人快语的《爸爸去哪儿》总导演谢涤葵,在连续制作了三季《爸爸》后,似乎已经摸透了韩国综艺所谓“模式”的套路。

韩国综艺节目实地调查——合作篇

国内综艺原创之路如何发展依然是个未知数

前江苏卫视广告部主任龚立波也表达过类似看法,“真人秀节目靠模式是不太成立的。你要说模式,我们圈内帮它取了个名字叫‘潜模式节目’,其实用得更多的是一种创意,而不是模式。”

国人想要尽快走出自己的路子,韩国版权方在这一点上,也巧合地与中方达成了共识。

产出《奔跑吧兄弟》和《丛林的法则》的SBS,虽然在节目初期会动用大量韩国本土的制作力量,但也只提供4、5期的服务,随后,他们选择放手。一方面,是韩国原版的节目也需要大量人力,“都给你们了,我们的节目就要停了。”金舜泳笑言,另一方面,韩国人终究是不了解中国人的“点”,有时候,难免隔靴搔痒。

毕竟,真正懂我们的,还是国产的制作团队。

总结陈词:

看完本期,《贵圈》的韩国综艺实地调查也正式告一段落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观察到了韩国电视人的谨慎与顾虑,也了解到了中国电视人的期待与规划。

通过走访,我们努力寻找韩国综艺火爆中国荧屏的真正原因,也试图了解双方的矛盾点和诉求。因为只有在一种开诚布公的情况下,中韩双方才能在合作中找到自己的位置,并求同存异,共同将综艺节目的创意和制作向前推动。

同时,在经历过模仿的历练,欧美模式的熏陶,以及韩国模式的实操训练后,期待中国综艺节目能够真正形成“中国芯”作品,让日后韩国网友不会说“中国综艺节目都是他们的。”

相关星闻

推荐星闻